手机版(APP)
+ 帖 子 + 投 票 + 直 播 & 回 复

1Next >

诗城人必读《从太白诗中读人生》-------第五章 诗城人必读《从太白诗中读人生》-------第五章

鸿德传媒 发表于:2015-02-26 18:38 楼主 [回复] Top
鸿德传媒 积分:2934 金币:1347 人气:289 给Ta留言
原创之星

第五章 山中隐士

【青城山养鸟】
  根据前述大明寺碑文的记载,李白辞掉小吏之后,就隐居在大匡山读书,前后达十年之久。
  但据李白本人的说法,他少年时代曾有几年隐居在“岷山之阳”。
  在唐代,“岷山之阳”指的是什么地方?大多数人认为就是大匡山,可是包括郭沫若在内,还有不少人都说是青城山。怪只怪李白本人没说清楚,所以后人有很多的猜测。现在四川境内的山,很多都曾被指认为少年李白的隐居地。
  本人比较倾向于青城山,不是因为大学者郭沫若这么说,我也这么说。因为在李白早期的隐居生涯中,他除了读书、写诗、练剑外,还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—养鸟。他养的可不是一般的鸟,而是数以千计的“奇禽”,是跟一个叫“东严子”的隐士一起养的。
  如果你到过青城山和大匡山,比较一下,能够蓄养上千奇禽的地方,还是青城山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  青城山在唐代已是道教名山,远离城市,真正的隐士愿意在那里呆着。又因为人迹罕至,所以鸟儿也愿意到那儿去。而大匡山呢,不够幽深,离城市也太近了。
  不管怎样,李白总归是隐居下来了。
  既然庙堂高不可攀,那就先当个山中隐士,暂以书剑自娱吧!
  在山中,李白一边博览群书,一边仍在孜孜不倦地拟作《文选》中的诗文。
  在寂寞的隐居生涯中,除了书外,陪伴李白的还有一柄宝剑,那可能是他的家传之物。
  李白从小就喜欢剑。
  在古代十八般武器中,唯有刀剑充满王霸之气,为大侠客所喜爱。而相比于刀,剑又多了几分儒雅之气,因而更符合李白的身份。他后来在诗中一再提到自己有一柄“龙泉剑”,比如:“金羁络骏马,锦带横龙泉”、“宁知草间人,腰下有龙泉”、“龙泉解锦带,为尔倾千觞”、“万里横戈探虎穴,三杯拔剑舞龙泉”,等等。
  李白作诗虽无师自通,可练剑却不比作诗,若无名师传授,练好颇为不易,加上李白此时年少浮躁,迟迟不能掌握剑法的神髓。


  一天清晨,李白正在山上练剑,忽听得山那边一声长啸。只见众鸟齐翔,朝长啸发出的地方飞去。李白很好奇,就循声跟了过去,于是见到那位东严子在喂鸟。说来也奇怪,他只要吹声口哨,鸟儿们就飞到他的手掌上啄食,一点都不怕他。那些鸟儿种类繁多,有些李白见都没见过。
  李白很想试一试,于是就轻轻走过去,从东严子的大瓮里抓了一把谷子,然后摊开手掌,等着鸟儿下来啄食。可是左等右等,不但没有鸟儿飞下来,而且都离他远远的。
  这时东严子发话了:“长剑在手,喂的什么鸟?”他这话明明是说给李白听的,但又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  李白一听也乐了,于是扔了长剑,心想:这回该下来了吧?
  可是过了许久,还是没有鸟儿飞下来。一直等到鸟儿吃饱了,全都飞走了,李白才垂头丧气地返回自己的草庐。
  第二天破晓时分,李白又赶到东严子那里,发现东严子正在打坐,于是他也盘腿坐下,静静地听着自己的呼吸声。过了一会儿,日出东山,整座山都回旋着鸟儿的叫声。李白又跟着东严子一起喂鸟,他闭眼屏息,心却跳个不停。和昨天一样,没有一只鸟儿飞下来啄食,不过有几只开始在他的头顶盘旋,但就是不肯飞下来。
  李白离开时,东严子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:“手里的剑倒是放下来了,心里的剑却还在。”
  回去的路上,李白一直琢磨着这句话,若有所悟。
  自这天回去后,李白白天依旧练剑、写诗,到了晚上就苦读老子、庄子等道家书籍,然后大清早就跑来跟东严子一起打坐,一起喂鸟。
  这样坚持了很多天后,有一只鸟儿犹豫着飞上了李白的手掌。李白心中一阵狂喜,那只鸟儿却像受了惊似的,又扑扇着翅膀飞走了……
  又过了很多天,终于有一只鸟儿飞到李白掌中,小心地吃起谷子来。此后,越来越多的鸟儿开始到他的掌心取食,就像它们不怕东严子一样,它们也一点都不怕李白了。
  李白喂鸟喂得越来越好,也益发气定神闲,剑术大有长进,令他喜出望外。
  李白的另一个大收获,是和东严子交了朋友。李白一生痴迷道教,与这个东严子的熏染或许不无关系。
  一天,两人正在喂鸟,山上突然来了个大人物—广汉太守。太守带着很多跟班,前呼后拥,将鸟儿惊得四处乱飞。原来,东严子和李白因蓄养奇禽出了名,名声传到了太守耳中。太守感到不可思议,就亲自来看。他远远望见两人周围各种奇禽上下翻飞,争相来掌上啄食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
  李白和东严子当时忙着喂鸟,也没好好招待这位父母官。当太守提出要向朝廷推荐他们这两位“有道之士”时,两人都一口拒绝了。
  奇怪了!养养鸟儿,自娱自乐,怎么还被当成“有道之士”了呢?
  你可别小瞧了养鸟这份业余爱好,那也是一种修身养性的功夫。
  古书《列子》里有则寓言,说海边有个人很喜欢海鸥,每天跟海鸥一起玩耍。海鸥飞到他的手上,一点不怕他。这个人的父亲知道了,就让儿子捉一只海鸥回来给他玩玩。结果第二天,这个人来到海边,海鸥们却只在他的头顶盘旋,再也不肯落下来了。
  李白后来有句诗叫“仙人有待乘黄鹤,海客无心随白鸥”(《江上吟》),就用了这个典故。
  东严子和李白看似是在养鸟,实则是在养心,是在修道。能把鸟养到他们这种水平的,道行已经是相当深了。
  这件事情,李白后来在《上安州裴长史书》中回忆道:
  又昔与逸人东严子隐于岷山之阳,白巢居数年,不迹城市。养奇禽千计。呼皆就掌取食,了无惊猜。广汉太守闻而异之,诣庐亲睹,因举二人以有道,并不起。此白养高忘机,不屈之迹也。 
  唐朝以道教为国教,非常看重有道行的隐士。一些有名的隐士都被朝廷当做“高士”看待,不少人因此飞黄腾达。
  现在太守亲自邀请东严子和李白出山,两人居然没给父母官面子,确实当得起“养高忘机,不屈之迹”八个字。


 【大匡山寻道】
  话说回来,李白和东严子还是有区别的。东严子是真正的隐士,而李白不是。他年少气盛,胸怀大志,哪里会甘心终老林下,博一个“养高忘机”的虚名呢?
  照李白的性格来看,他也不太可能在一座山里一呆数年。“不迹城市”或许是真,但他一定会到处游山玩水。“岷山之阳”的那些山,没准都被他跑遍了。这座山里住几天,那座山里住几个月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李白不具体点明自己隐居在哪座山,而称“岷山之阳”,可能就是这个原因。
  可能又有人问了:李白哪有那么多的山间别墅?
  但是别忘了这是盛唐时代,物质生活极其丰富,而且四川自古宗教昌盛,那时山上到处都是佛寺、道观,足以供他借宿、寄食。当然,李白也少不了寺观的香火钱。
  有确切的资料表明,从开元六年(718)以后,李白确实将大匡山(戴天山)作为固定的隐居地。他可能是渐渐无法忍受青城山的寂寞,因而来到了离城市更近的大匡山。但毕竟和东严子这样的“逸人”交往多年,李白寻仙访道的情志未变。他那首《访戴天山道士不遇》,可能就作于这一年。在按年代顺序编辑的李白诗集中,这首诗往往列在第一,可视为李白现存最早的一首名诗。李白是这样写的:

  犬吠水声中,桃花带露浓。
  树深时见鹿,溪午不闻钟。
  野竹分青霭,飞泉挂碧峰。
  无人知所去,愁倚二三松。

  从格律上看,这是一首五言律诗,但笔法却见古诗的风韵。全诗不用一典,纯用白描手法,如风行水上,潇洒飘逸。
  透过这首诗,我们可以约略感受一下李白当时的心境。
  首联“犬吠水声中,桃花带露浓”,自是一派欣悦之情。颔联、颈联写沿途所见之景,也显得闲适清雅,而尾联“无人知所去,愁倚二三松”,情绪陡然一落千丈。如果事先不知道这是青年李白的诗,很容易往中年贾岛或老年杜甫的身上想。
  生性洒脱的李白,至少在这一刻并不洒脱,至少不像东晋名士王徽之那么洒脱。
  王徽之字子猷,是书圣王羲之的儿子。据《世说新语•任诞》记载,王徽之曾于月夜荡舟到剡溪访友,奔波一夜,凌晨才到,他却连朋友家的门都没进,就直接打道回府了。这种“乘兴而来,兴尽而返”的洒脱态度,李白后来在诗歌中多有表现,比如他中年时代写过“若教月下乘舟去,何啻风流到剡溪”、“轻舟泛月寻溪转,疑是山阴雪后来”等诗句,那时他反倒成了一个洒脱青年了。
 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境,能让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“愁倚二三松”呢?仅仅是因为他来找的那位道士“无人知所去”吗?
  从李白前两年做的那篇《拟恨赋》里,或许能找到原因。我们不必通读全赋,只需从各段的首句摘出四个字来,即:

  汉祖龙跃……
  项王虎斗……
  荆卿入秦……
  陈后失宠……
  屈原既放……
  李斯受戮……

  李白倾慕的是刘邦、项羽这样的乱世英雄,崇拜的是荆轲这样的盖世豪侠,同情的是屈原、李斯这样的忠死之臣,怜惜的是陈阿娇这样失宠于圣主的一代佳人。
  虽然身在深山,李白的心早已飞得远远的,飞到了天子的圣殿之上。
  但是,他靠什么实现自己的抱负呢?
  靠他的诗文?靠他的剑术?还是靠他刚刚学来的养鸟绝技?
  这些似乎都不太可能。
  李白记得小时候读的《史记•项羽本纪》中有这样一段话:

  项籍少时,学书不成,去学剑,又不成。项梁怒之。籍曰:“书足以记名姓而已。剑一人敌,不足学,学万人敌。”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,籍大喜,略知其意,又不肯竟学!

  李白现在是书也学了,剑也学了,可是他明白若想匡时济世,自己也非学“万人敌”不可。可惜,一直没有人教他这个。让李白“愁倚二三松”的那份“愁”,其根源应该就在这里。
  因此,当有一天李白听说离大匡山不远的梓州长平山住着一位世外高人,他学贯古今,尤为精通王霸之学,顿时兴奋不已,赶紧跑到长平山拜师去了。
  一条崭新的人生路,就此在李白的脚下铺展开来。

【长平山学“纵横”】

  李白要找的这位世外高人名叫赵蕤,此人年轻时豪放不羁,酷好击剑游侠,又胸怀安邦定国之志,为此他曾苦读经典,一心谋取功名,不料却屡试不第。于是他只好飘荡江湖,足迹踏遍大江南北,晚年归卧山中,著书自娱,名气却渐渐大了起来。朝廷多次征召他,他都推却不去,宁愿过他闲云野鹤般的日子,世人称之为“赵征君”。
  李白上长平山找赵蕤,这次倒没有“不遇”之憾,很快就见到了,而且两人可以说是一见如故。从李白的身上,赵蕤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。可是,李白想拜师学艺一事,却没他原来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  李白在长平山住了很多天,赵蕤只是和他谈论诗文,切磋剑术。赵蕤剑术高明,让李白又受益不少。可是,每次李白提及王霸之学,赵蕤却只是拿话岔开,对此只字不提。
  李白很纳闷,但转念一想:当年张良得黄石公传授《太公兵法》,不还有“桥下拾履”这一段波折吗?看来越是名师,越不会轻易将平生所学传授他人。
  李白决心像张良那样耐心等待,可他又是个急性子,没几天就忍不住了。
  一天夜间,李白和赵蕤在月下对酌。几杯酒下肚,李白就发起了牢骚。不过李白的牢骚也与众不同,他的牢骚就是诗赋。为了打动赵蕤,李白声情并茂地诵起自己的《拟恨赋》来,读到“汉祖龙跃”、“项王虎斗”这些段落时,音调铿锵,有气吞山河之势。赵蕤不由得停杯不饮,肃然静听。
  这篇赋不是很长,李白很快就读到了最后一段:

  已矣哉!桂华满兮明月辉,扶桑晓兮白日飞。玉颜减兮蝼螘取,碧台空兮歌舞稀。与天道兮共尽,莫不委骨而同归。

  一千多年前,孔子在黄河边一声浩叹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。《拟恨赋》的这一段与之意境相同,也是在感叹年华易逝、功业未成。
  两人对视了一眼,沉默,长久的沉默。
  李白又连饮几大杯,已是酣然欲眠,于是大笑着起身离开。
  赵蕤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眼眶中隐隐有泪花闪烁……
  第二天一早,两人见面时,赵蕤将一部书交给李白。
  “老夫平生所学,都在这里了,只是怕你读了未必有益,所以迟迟不敢交给你。”


  李白手里捧着的,正是赵蕤生平最得意之作——《长短经》。
  《长短经》又名《反经》,共九卷。古今讲纵横术的书,首推《鬼谷子》,其次便是这部《长短经》。
  所谓“纵横术”,也就是战国时代苏秦、张仪拥有的那一套本领,即想方设法游说诸侯,使之重用自己,采纳自己的策略,安邦定国。
  李白曾自云“十五观奇书”,他所读的奇书应该不少,而《长短经》无疑是最重要的一部。该书的核心是“论王霸机权,正变长短之术”,书中融汇了儒、道、兵、法诸家思想,文韬武略,无不涉及。
  或许正是因为读了这部奇书,李白才做起了纵横家的梦。
  赵蕤在《长短经》中纵谈古今盛衰治乱,品评历代人物,如姜尚、管仲、张良、诸葛亮、谢安等。不飞不鸣,一飞冲天,一鸣惊人,是这些人共同的特征。这样的人物太合乎李白的胃口了,后来在他的诗里都反复歌咏过。
  在《长短经•傲礼》中,赵蕤还提出了一个影响了李白一生的观点—“以傲为礼”。“以傲为礼”,说的其实是一个士人的人格问题。在赵蕤看来,一个布衣应该傲视王侯,这恰恰是一种礼,因为可以“重人”。
  你是王侯,我是布衣,我在你面前表现得很傲气,是为了成全你。
  《史记•魏公子无忌列传》记载,“战国四公子”之一的信陵君,有一次大宴宾客,高朋满座,而公子却把首席空着,亲自驾车去请自己最尊贵的客人—看门人侯赢。侯赢见公子的车到了,一屁股坐了上去,却请信陵君给他当回司机,带他去会会自己的朋友—屠夫朱亥。侯赢在集市上和朱亥有说有笑,让信陵君等了半天,这才又坐上了车。到了信陵君府上,侯赢大摇大摆地坐上了首席……
  事后,侯赢对信陵君解释说:我这样做,都是为了成就公子你的美名啊!
  这就是“以傲为礼”的一个经典例子。
  “以傲为礼”这四个字,也太合乎李白的胃口了,他后来无论和什么贵人交往,采取的都是这种态度,他的诗文中体现出来的,同样是这种态度。
  二十岁左右的李白,已经越来越接近我们心目中的那个狂人李白了。
  李白在赵蕤指导下研习《长短经》一年有余,自觉已得其精髓,心中涌动着一股外出闯荡的冲动。
  终于有一天,他去向赵蕤辞行,准备一面游历蜀中山水,一面自荐于公侯,好为日后大展宏图打下基础。
  望着李白下山的身影,赵蕤一时间似有千言万语,最后脱口而出的,却只是一声长啸……

+ 帖 子 + 投 票 + 直 播 & 回 复

1Next >

发表回复

帐号 匿名发布 审核后可见 【或请先 登陆 | 立即注册 [加载完整在线编辑器]
内容
验证码
奉节生活网
奉节生活网拥有完全版权,严禁建立镜像站点或盗用本站数据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天气预报 | 网站导航 | 手机版 | 广告报价 发布信息 网站建设 网站首页 举报电话:023-56662385,18696637833 客服帮助:广告合作 QQ:1719251764 QQ群:189811592   版权所有 奉节生活网